阿通正典(4)

阅读次数:


  他心疼如绞。
  他后悔莫及。
  他痛恨爱珠这个西湖红妓。
  他在柳树旁边矛盾一阵子之后,只见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自怀中掏出一团油纸,缓缓的打开。
  内中除了一瓶药及一叠银票以外,剩下的只有两张薄皮面具,他一见他们皆未遭水浸,不由松了一口气。
  他朝四周一瞧并无他人,立即覆上一张薄皮面具。
  略一整理,他立即变成一位中年书生。
  他在伤口此过药之后,暗道:“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爱珠,奶这浪蹄子,先让奶得意一阵子吧!”
  别人是“君子报仇,三年不晚!”莫忘归却决心要等到十年,可见他已下定决心要好好的复仇了。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“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”,苏州为江湖灵秀之所钟,风景佳丽,无出其右,自古以来,即是兵家必争之地。
  苏州乃是富饶之产米区,城内所居多是达官巨买的别宅,多的是舒散的有闲阶级,品茶听书几乎是日常之娱。
  因此,在城内“开讲茶肆”有楹联云。
  “吴宫花草已无存,骚客清闲,应怀古迹;苑宇幽深称独步,雅人品茗,胜读茶经。”
  提起这个“开讲茶肆”,并没有什幺人事背景,充其量只是一家“小”字号的茶肆而已!
  加上茶肆主人伍德吝啬成性,因此,生意并不怎幺灵光。
  输人不输阵,伍德略一盘算,扣掉甄夫子每月十两的“钟点费”及其他的开销,尚能净赚二十馀两,他就继续撑下去了。
  严格的说,“开讲茶肆”的其他开销,除了花生,瓜子,香片,柴火以外,就只有两位小二的开销。
  这两位小二分别是十一岁的伍通及十三岁的石碧卡,伍通免发薪水,石碧卡每月半两,够便宜的吧?“
  若依咱们目前的“劳动基准法”来衡量,伍德早已触于“雇用童工”及“压榨劳力”两条罪了。
  可是,别说当年没有“劳动基准法”这个维护广大劳工朋友权益的法令,即使有,也对伍德无可奈何。
  因为,伍通乃是一名弃婴,是伍德在门前捡到的,若非他那位一直“孵”不出鸡蛋的太太喜欢,伍德早就饿死了。
  救命之恩大于天,深于海,伍通敢抗议吗?
  也真邪门,自从伍德收下伍通之后,三年不到,其妻居然生下了一子伍旺及一女伍玲哩。
  而且,居然歹竹出好笋,伍旺及伍玲还长得挺清秀的哩,可惜,由于过度的娇宠,养成她们一付蛮横的个性。
  至于石碧卡乃是城郊石大空之子,自从石碧卡生下之后,其母首先难产而死,石大空也被歹徒误杀。
  石家本是伍德之佃农,伍德见状之后,只好假装慈悲的替石大空办完丧事,收容了石碧卡。
  为了避免被人批评议论,伍德只好忍痛牺牲每月支出半两银子雇用个性憨直,工作勤快的石碧卡。
  不过,由于石碧卡手脚稍为笨拙,偶尔会打破碟子及杯子,七扣八扣之下,他至今尚欠伍德十两多的银子。
  尽管没有分文可收,伍通及石碧卡却仍然干得很起劲,因为甄夫子的“讲古”实在太精彩了。
  一部封神榜,在甄夫子的口中道来,简直了如神龙活现,不但茶客们听得爽,伍通及石碧卡更听得如痴如醉!
  若非甄夫子轻咳及打手势暗示,他们二人简直忘了要替茶客添茶或送上瓜子及花生了哩!
  起初,甄夫子的确为“开讲茶肆”带来了不少的茶客,可是,这一年来,生意却每况愈下,越来越冷落了。
  是不是甄夫子的讲古经退步了?不是?
  主要的原因是别家茶肆不惜重资雇用南国佳丽陪茶客们喝茶聊天,而且还可以“那个”哩!
  “那个”,包含甚广,小至打情骂悄,大至伴君共赴“襄王神女之梦”,只要茶客们付得起价钱,包你爽。
  在这种情况之下,茶客们当然趋之若啦!
  营业额下降,伍德当然双眉紧锁啦!
  不过,伍通及石碧卡却暗乐不已。
  因为,客人少,他们的工作也少,听“讲古”的时间就多了。
  这天入夜时分,开讲茶肆座头上只有七名茶客,伍通及石碧卡两三下就将他们服侍妥了!
  甄夫子上台啦!
  喝口茶,润过喉,立即朗声道:“各位大爷,咱们昨夜聊到中坛元帅哪咤被太乙真人莲花化身的经过!”
  他那双目朝那名坐在右排最后方位的中年书生瞄了一眼之后,他立即滔滔不绝的叙述下去。
  口若悬河,高低顿抑,紧扣心弦!
  伍通及石碧卡站在座头旁听怔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