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通正典(5)

阅读次数:


  那位中年书生自从见到伍通之后,即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他,毫不理会甄夫子“盖”得天花乱坠。
  伍通今年虽然已近十二岁,不知道是营养不良,或是劳累过度,不但长得又瘦又小,面孔也一片蜡黄。
  不过,他的五官却颇为清秀哩!
  至于石碧卡就憬然不同了,他虽然比伍通大了一岁多,却至少要高出一个头。
  而且一付“虎仔生(魁),孔武有力!
  天公伯仔也真会和他开玩笑,既然赐给石碧卡雄壮的体格及下常的容貌,却偏偏令他生得一付“朝天鼻”。
  伍通曾经趁着石碧卡睡觉之时,将两颗油炸花生放在石碧卡的鼻孔前,一个不慎,竟被他吸入鼻中。
  若非甄夫子出手相救,石碧卡险些没命。
  可见,石碧卡这对朝天鼻有多大的“半径”。
  所幸,天公伯为了表示歉意,另外赐给他一付中气十足,鉴锵有力的嗓门,令别人不敢和他吵架!
  因此,石碧卡倒成为名符其实的“音器”。
  且说甄夫子一见那名中年书生一直盯着伍通,他在暗暗纳闷之馀,立即将惊堂木朝桌面一拍,喝道:“休息片刻,且听下回分解。”
  说完,他立即走回房内。
  他尚未走入房内,立即听到那位中年书生沉声唤道:“小二!”,甄夫子立即放缓脚步倾听。
  却听石碧卡应声:“来啦!立即提着大茶壶跑了过去。
  却见那位中年书生朝他挥挥手。
  伍通立即叫道:“哇肏!石碧卡,你昨儿个没有洗澡吧?”
  “咦?阿通,你怎幺知道呢?”
  “哇肏!这位大爷不欢迎你过去,就是明证啦!”
  说完,提着大茶壶快步走了过去。
  他一边替中年书生添茶,一边含笑问道:“大爷,你有何吩咐?”
  “小兄弟,这位讲古先生讲得挺好的哩!他贵姓呀!”
  “甄,西土瓦的甄,小的唤他为甄夫子。”
  “咦?小兄弟,瞧你年纪轻轻的,居然出口成章哩!”
  “哇肏!不敢当,全靠甄夫子调教哩!”
  “小兄弟,你今年几岁呀?”
  “十一岁多,不到六公岁。”
  “六公岁?有意思,你贵姓呀?”
  “小的自幼被敝主人拾养,跟随敝主人姓伍,单名通,哇肏!小的特别申明一句,是行伍的伍,不是口天吴的吴!”
  中年书生含笑道:“为何要特别申明呢?”
  “哇肏!伍通意指有通,吴通写指无通,这其中的差别是不是很大,有没有必要申明呢?”
  “哈哈!有意思,小兄弟,别太迷信了。”
  “哇肏!不是小的太迷信啦!小的实在不愿意被人唤作”“吴通”“,哇肏!吴通还不如”“扑通”“哩!”
  “哈哈!有意思,再来一盘花生吧!”
  “是!是!马上来!”
  伍通的动作可真快,甄夫子尚未重回讲台,他已经端来一盘香喷喷的油炸花生,而且道:“大爷,三文钱,请先付账!”
  “拍!”一声,桌上立即摆着一锭五两银子。
  伍通立即双目一亮。
  中年书生含笑道:“免找啦!”
  “哇肏!大┅┅大爷┅┅你┅┅你说什幺?”
  “免找啦!其馀的算作”“小费”“!”
  “哇肏!小费,不行,不行!”
  “嗯!嫌少吗?”
  “不┅┅不是啦!太多啦!太让你破费啦!这五两银子可以买好几大桶的花生了哩!不行啦!”
  “可是,我身上没有碎银,怎幺办?”
  “哇肏!小的马上替你把零钱找来!”
  “好吧!”
  伍通拿着那锭银子走到柜台前,刚开口道句:“头家,那盘花生三文钱,请你找钱吧!”
  伍德早已瞧见方才那一幕,心中早已暗骂不已,闻言之后,立即沉声喝句:“猴囝仔,跟我进来。”
  伍通见状,暗道:“哇肏!怪啦!台风又来了!”
  果然不错,他刚走入大厅,右臂立即被伍德紧紧的抓住,右颊也被掏得紧紧的,几乎令他疼呼出声。
  所幸,他牢记不叫还好,一叫更惨,因此,隐忍不叫。
  伍德沉声道:“猴囝仔,下回你如果再擅作主张,小心我剥你的皮,扭你的筋,听到没有?”
  “是!是!下回不敢了!”
  半晌之后,伍通低着头将碎银送到中年书生的面前恭声道:“大爷,请你仔细的点一下!”
  说完,避开右颊。
  中年书生哂然一笑,收回那些碎银。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从那天起,中年书生每晚必来“开讲茶肆”报到,而且周定坐在那个座头以及点一盘花生及瓜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