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通正典(6)

阅读次数:


  最妙的是,他一见伍通不敢和他多说话,偏偏要找他说话,颇令伍通暗暗叫苦道:“哇肏!衰鬼缠身啦!”
  大约在一个月之后,这天黄昏时分,天公伯仔居然下起倾盆大雨,而且越下越过瘾,毫无休息一下之意。
  伍德坐在厅内,望着厅外的露天帐蓬,双眉紧皱,心中不知道已经将天公伯骂了几万遍了!
  城郊的农民却为这场大雨雀跃数丈哩!
  哇肏!天公伯仔实在“歹作人”,下场雨,有人高兴,也有人骂,若要气,早就气昏头了。
  看官们,容笔着打个岔,咱们为人处事,但求问心无愧,何必计较别人的批评以及指教呢?
  且说伍德正在望天发愁之际,突见一道白影,自远处行来,他暗呼一句:“臭书生!”立即双目一亮。
  那道白影越走越近,走到檐前,将油伞一收,浑身一拍,在烛光下,果然正是那位天天来捧场的中年书生。
  伍德喜出望外,立即起身招呼道:“大爷,请坐!”
  “在下可以入内一坐吗?”
  “可以,可以,请坐,阿通,奉茶。”
  “是!”一声,站在一旁的伍通立即送上一壶香片及茶杯。
  中年书生微微一笑,朝茶几旁楠木椅上一坐,拍拍椅背道:“嗯!好椅子,坐起来挺舒服的!”
  伍德谄笑道:“不敢当,区区几张破椅,岂能与贵府之豪华大椅相比呢?”
  “哈哈!伍掌柜的,你太客气啦!你如果将外头的座椅完全使用这种你所谓的破椅,生意一定会更好的。”
  伍德脸孔一红,道:“成本太高啦!划不来的,何况,”“纯吃茶”“这一行已经没落了,不值得作大笔投资!”
  “真的吗?”
  “大爷,年头不同啦!现在的茶客们除了喝茶以外还想吃吃豆腐,享受和”“幼齿仔”“打情骂俏的乐趣啦!”
  “喔!既然如此,你为何不干脆歇业呢?”
  “这怎幺可以呢?我已投下了不少的资金及心血哩!”
  “伍掌柜,在下有意顶下你这个茶肆,你舍得割爱吗?”
  “什幺?你想顶下这个茶肆呀?”
  “不错!”
  “这┅┅让我考虑一下。”
  “哈哈!你好好的考虑一下吧!与其要死不活的在此抛头露面赚点蝇头小利,倒不如拿一笔钱去赚利息!”
  “这┅┅┅┅”
  “哈哈!如何?”
  “这┅┅┅等一下,让我和内人商量一下,对不起,我失陪了!”
  说完,迳自走回房去。
  中年书生微微一笑,朝伍通道:“小兄弟,伍掌柜如果答应将茶肆顶给我,你们二人愿意留是来帮忙吗?”
  “哇肏!不行啦!”
  “为什幺呢?”
  “我┅┅┅据头家说我自幼即没人要,是他把我养大的,我怎幺可以自己说走就走呢?大爷,你说对不对?”
  “对!人不能忘本,阿卡,你呢?”
  石碧卡摇头道:“我┅┅┅我也不行啦!”
  伍通立即轻声叱道:“哇肏!卡细声也啦!”
  “好啦!好啦!大爷,真正无法度啦!”
  “为什幺呢?”
  “我欠了他十几两银子啦!”
  “小意思,我替你还!”
  “不行啦!阿通不走,我也不走!”
  “嗯!我来解决!”
  说完,边品茗边沉思不语。
  石碧卡却将伍通拉到墙角,低声道:“阿通,你看这个人是不是玩真的?”
  “哇肏!据我看,他是玩真的哩,我看他一定会被头家狠敲一笔的!”
  “是呀!真是下车没探听行情,竟敢和这个吝啬郎打交道。”
  “哇肏!卡细声仔啦!若被头仔听见,不好受哩!”
  “我宰羊啦!我看┅┅┅┅”
  目光一瞥见伍德夫妇已经走了出来,他吓得立即闭嘴。
  伍德夫妇瞄了两个小鬼一眼,立即含笑走向中年书生,人未到,伍德已含笑道:“大爷,这位是内人。”
  中年书生瞄了那位生具刻薄寡懂容貌的妇人一眼,心中暗骂一声,表面上却含笑向她点了点头。
  伍德夫妇坐定之后,立听其妻伍氏问道:“大爷,你真的有意要顶下此店吗?”说完,双目紧盯着中年书生。
  那神情充分流露精明干练。
  中年书生含笑道:“不错!”
  伍氏续道:“大爷,此店地段不错,而且器具尚新,可能要不少的银子哩!”
  “说来听听吧!”
  “二千两银子,如何?”
  伍通及石碧卡不由吓了一跳!
  中年书生指着伍通及石碧卡含笑道:“是不是也包括他们二人?”
  “这怎幺行呢?阿卡尚欠我十二两多哩!还有我把阿通自幼抚养长大至今,可花了不少的银子及精神哩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