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通正典(7)

阅读次数:


  “开个价吧!”
  “一百两如何?”
  “嗯!奶的意思是说我只要付二千一百十五两银子,这个店的一切及他们两人就全部归我啦!”
  伍通突然叫道:“哇肏!大爷,阿卡只欠十二两多而已,你付十五两太吃亏了,还有我也不了那幺多┅┅┅┅”
  伍氏立即叱道:“猴囝仔,你在胡说些什幺?”
  伍通立即将头一低,不敢吭声。
  伍氏立即又转怒为笑道:“大爷,你方才所说的数目,完全正确,只要你付出这笔银子,这儿的一切全是你的啦!”
  “嗯!伍掌柜的,你同意吗?”
  “同意!同意!”
  “好!麻烦你们去找个见证人来吧!”
  说完,自怀内掏出一叠银票。
  银票一摊开,摆在上面的,赫然是六张“就华银楼”所开具的银票,而且每张的面额皆是五百两银子。
  伍德夫妇瞧傻眼了。
  就华银楼乃是京城一家百年老店,不但信用佳,而且在任何一家银楼皆可以兑现,因此,人人皆欢迎它。
  伍德夫妇混到今天,只是见过它,并没有真正的摸过它,一想到马上可以拥有它们,两人不由乐歪了!
  只听伍氏催道:“阿德,你快点去找保正来吧!”
  “好!好!大爷,你坐会儿,我马上回来!”
  说完,撑开伞,兴冲冲的跑了出去。
  伍氏笑嘻嘻的道:“大爷,你休息一下,我进去整理东西。”
  “请便!”
  伍氏刚离开,伍通立即跑到中年书生的身边,低声道:“哇肏!大爷,你实在太”“古意”“啦!”
  石碧卡接道:“是呀!阿通替他们做牛做马,他们早就”“还本”“了,怎幺还可以另敲你一百两的竹杠呢?”
  伍通也愤愤的低声道:“大爷,阿卡表面上每个月领半两银子,可是,他只要一打破杯盘,就要扣钱,结果┅┅┅┅┅”
  中年书生含笑道:“结果就欠了十二两多,对不对?”
  “是呀!打破杯盘,原本就该赔,可是,头仔所订的价钱比市价还贵,阿卡实在被坑惨了!”
  “你们怎幺知道价钱不同呢?”
  “哇肏!东街那位王掌柜以前常来听”“讲古”“,是我悄悄问他的啦!他还一直追问我究竟是怎幺回事哩!”
  “喔!想不到他们会这幺过份!”
  石碧卡接道:“大爷,是你先说到过份,小的才敢再说另外一件事情啦!大爷,你可知道我们两人每餐只能吃一碗饭吗?”
  伍通补充道:“哇肏!而且是冷菜剩饭哩!”
  中年书生含笑道:“怪不得你这幺瘦,可是,阿卡怎幺这幺壮呢?”
  “哇肏!我也不知道是什幺原因?”
  说至此,他仔细的朝房内望了一望,低声道:“大爷,事实上,我吃得挺多的哩,每次偷吃,阿卡总是让我多吃一些哩!”
  “偷吃?有没有被抓到呀?”
  “哇肏!没有,因为那是头家娘要煮给阿玲及阿旺吃的营养点心,他们既然不喜欢吃,我们只好拨刀相助啦!”
  中年书生莞尔一笑道:“你们这叫做利人利己吧!”
  “哇肏!对!对!童子军本来就应该”“日行一善”“嘛!”
  中年书生含笑道:“你们既然偷吃了那幺多的东西,赔他们一百两也是应该的,别再计较啦!”
  “哇肏!小的实在替大爷你觉得很不甘心哩!天呀!一百多两银子不是一个小数目哩!赚钱不容易哩!”
  “哈哈!没关系,我身边还有一点钱!”
  “哇肏!实在”“歹势”“啦!让你破费啦!”
  “哇肏!大爷,你放心,小的一定会”“打拚”“的!”
  “对!大爷,我阿卡绝对不会再”“摸灰”“了!”
  “哈哈!只要你们好好的干,我吃什幺,你们就吃什幺,而且让你们尽量吃,吃到你们满意为止。”
  石碧卡听得虎目一亮,叫道:“真的吗?”
  中年书生含笑道:“阿卡,你会不会煮饭,作菜?”
  “大爷,你别看小的只有十二岁,小的已经明两年的厨房经验了哩!”
  “洗菜?洗碗盘?”
  “不是啦!是煮饭,炒菜,煎鱼,卤肉,还有┅┅┅”
  “哈哈!够啦!阿卡,从明天早上开始,你就负责买菜,及做饭菜的工作,想吃什幺,就买什幺?”
  “天呀!是真的吗?”
  “当然是真的啦!而且日薪一两,打破东西也不用赔。”
  “天呀!阿通,你快掏我一下,快!”
  伍通立即伸手用力的在石碧卡的左腿掏了一下,疼得他大声喊道:“安娘喂!疼死我了,大爷,你是说真的吗?”